【感悟生活】闲话“流行与时尚”

作者:山太荒 顶:0 踩:0 阅读:366 发表时间:2011/7/4 0:53:17
台湾漫画家朱德庸说:时尚不是设计师与顾客的对话,而是骗子与傻子的对话。-
  这句话让我想起许多往事,不禁发起感慨来。-
  98年前后,我们那小地方流行起那种上下一般粗的女士大甩裤,街上似乎满眼都是,忽闪忽闪的,好像腿上长了翅膀,应算一道风景了。老婆也买了一条穿,看起来也还好,谈不上好看难看之说。接着她又买了一条不同颜色的,用来替换着穿,好想别的款式的裤子那阵子都不能穿出门了。这时我便有些不以为然了,而且当时还发表了不合时宜的“冷嘲热讽”,搞得老婆很不愉快。不曾想,那种大甩裤只流行了一季,紧接着的第二时季穿起来就显得很“不得体了”。-
  上初中的时候,大概85年左右吧,在我故乡的农村小镇,青年人流行穿那种带白竖条裤缝的运动裤,针织面料应是“腈纶”的,只有家庭条件稍好些的才舍得买呢,穿起来很拽呦,但却普遍遭到老师和家长的反对,给人的感觉是内裤穿在外,平时运动时或用来衬里穿的裤子,居然被时尚男女穿到大街上“招摇过市”。我当时的态度是既羡慕又不太能接受。不久我就加入到这一流行中,我也有了一条带白竖条的可以穿着到处走的蓝色“衬裤”。这一状况却流行了好多年,直到上大学甚至毕业后工作了还穿了一阵子,好像被单位同事讥笑后才“改弦易张”。-
  前些年,我生活的矿区,家庭妇女以及大闺女小媳妇,都喜欢穿着睡衣满街跑,春秋天穿单的,天冷了就穿棉的,似乎已经睡衣休闲化。这也让稍讲究的人士“大跌眼镜”,但据本人观察,这一现象也趋细微弱化,似与国民素质相关联吧。-
  细品流行与时尚确也大有趣味,想来很值得玩味。-
  那一年我在读大学,准确一点应是88年前后,校园里流行男生烫发,每个班总有几个勇敢者大胆的变换了传统的发式,一种大圈或小圈的波浪型,很是让人羡慕,但我几经犹豫,最后还是没敢效尤。-
  应是同一时段,男生流行穿高跟鞋。无论皮鞋还是布鞋,单鞋还是棉鞋,大都换成高跟的;也不论高个子还是矮个子,胖子还是廋子,似乎一下子都“亭亭玉立”起来。光鞋跟变高了还不算,还要钉上铁掌子,走起路来刚刚的,肯定更“引人注目”了。那时学校门前修鞋(钉掌子)的师傅生意真叫好,现在想想他那时肯定是“万元户”了吧。-
  时间又过了三四年,我已参加工作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总是担心“海拔”不够,一天闲逛百货大楼,看到柜台上放着一款减价的皮鞋,高跟的,很久没看到了,式样还不算落伍,一时倒动了情还买了,只是没穿几回,这时街上已没男人穿高跟的了,走起路来也挺别扭,同事也有“指点江山”的,从此也就重新回归原来的“海拔高度”了。-
  我发现这流行好比流水,也是由高向低流,由大地方向小地方,由经济发达地区向落后地区,由城市到乡村,一路流来,浩浩荡荡,摧枯拉朽,势不可挡,泛滥成?,(还不至于)。-
  九十年代,先后流行过皮装,大衣夹克,长的短的,大的小的,款式也一年跟一年不同,花了大价钱买了也没穿两季就过时了,放在衣柜里还占地方,送人又觉得可惜,那时咋说也算家里一大件呢,偶尔大着胆子穿一回心里总底气不足,最终还是放在衣柜里作为多余的摆设吧。-
  再后来男士服装穿戴流行性就越来越势微,款式颜色花样翻新,但似乎也与流行不太相干了。夏天女人越穿越少,男人越穿越多。否则,还真闹笑话。我夏天喜欢穿西装裤头,一公司老总请我做报告,门岗老男人居然不让进,我气不打一处来,后来打了老总手机派车子接我进去的,老总说没办法这是公司规定,我说你以前不也穿西装裤头吗,他说现在不是混好了吗,要像个人魔狗样呀。“男人越来越人魔狗样,女人越来越妖里妖气”,真是男人跟男人过不去!-
  女性穿戴流行性倒是“涛声依旧”。-
  先前说到大甩裤,再早还有喇叭裤,后来流行起紧身裤,满大街到处都是“水鸡腿”,无论胖的廋的,还是高的矮的,无论胖腿廋腿,还是长腿短腿,更不论大屁股还是小屁股,总之都是“原形毕露”。-
  露脐装、低胸装又流行了,更是让人“瞠目结舌”,同样是无论身材胖廋黑白、胸部大小高低、芳龄年长年幼,气势汹汹而来,令人目不暇接,难免想入非非。媒体广告推波助澜,这样“挺好”那样“挺好”的广告词“震耳欲聋”,电视画面更是直接冲击你的眼球,观众倒要遮遮掩掩扭扭捏捏不好意思起来。君不见流行日趋显现“露、透、廋、肉”等直白化特点,讲究简洁高效,规避束缚,展示真我,回归原生态。-
  -一次在家里和老婆闲扯流行趋势,我竟大胆预测“马上流行露腚装”,老婆说“那倒不会,别胡扯!”你别说我还一语言中,我还就在网上看到“日本流行露腚装”消息,还配发了图片,经认真审查不是“移花接木”加工版,我敢肯定“露腚装”真的已在异帮流行了,弄不好已经流传到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并被“新新人类”、“八零后”试穿了呢。谈到“露腚装”,我的朋友更有高见,他说大陆已有流行,穿法虽不像人家日本直接把裤子、裙子从后边挖两个洞把腚露出来,而是高腰衫加低腰裤,至少三分之一屁股得到解放,如果在坐、蹲、厥腚等特定动作姿势下,"腚沟子"肯定是“暴露无遗”了,你还不信街上已经流行“露腚装”了吗?-
  我在网上看到这句话很搞笑,也很在理,“以前是扒开裤子看到屁股,现在是扒开屁股才见到裤子”,丁字裤不就是这回事儿吗?-
  在此,笔者声明,本人既不是老古董,也不是伪君子,更不是卫道士,只是赞同黑格尔“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但不赞成“存在的,就是美的”。-
  对于流行与时尚,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评价标准,其实无所谓“合不合理”与“美与丑”,事实是百花齐放,群星灿烂,我行我素,我美我秀,我高兴我愿意,你爱咋地咋的!这应是一种抗争,一种解放,一种自由,一种宽容,一种进步。如果谁站出来反对,我们都会打倒他!-
  只是我们有时回忆、纵观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所产生的人们穿戴服饰方面的流行与时尚现象,是十分有趣和值得关注的。研究起来也是很有历史意义的,也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
  我觉得流行与时尚,特别是我们的流行文化,是很有中国特色的,是与政治、经济、科学、文化、观念的不同发展阶段分不开的,其不可抗拒的强大推动力量,来自于广大人民群众的阶段性需求与追求。-
  流行更是经济发展的结果,食不果腹,衣不遮体时无需谈时尚,解放后的20多年间,政治上的流行前仆后继,穿戴上也流行过穿军装,还有什么“的确凉”、“毛哔叽”、“三转一响缝纫机”,总之少之又少,事实上虽时尚但很难流行,物质匮乏呀,群众搞不到“票票”呀。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生产力的发展,科技的进步,新产品新款式花样翻新、层出不穷,时尚与流行被不断“刷新”。特别是思想观念的变化对时尚与流行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推动,时尚与流行总是让人“突发奇想”、“想方设法”、“匪夷所思”、“神出鬼没”、“鬼斧神工”、“不可思议”、“所料未及”、“超越想象”。随着人们审美的宽泛,眼花缭乱,不分美丑,最后时尚与流行干脆就逐渐式微,日趋淡化了。-
  改革开放的春风,使中华大地复苏了,人们是那么的需要阳光雨露,需要解放禁锢,需要最求美丽自由,随着改革的洪流,高歌猛进,一往无前。近年来我们发现人们穿戴方面的时尚与流行也呈现了“暗流涌动”,不再是“波浪滔天”了,似长江下游之水,不再“惊涛駭浪”。-
  值得关注的是,经济生活中的时尚与流行仍然“涛声依旧”,呈现了阶段性的“波浪滔天”,股票热、炒房热、期货热、基金热,一浪高过一浪,牵动着亿万群众的心,闹得国务院的头头们都紧张兮兮、彻夜难眠、有惊有险……
  流行,你可要好好把握呦!该炒股时就炒股,君不见一夜暴富非神话,同学朋友变贵人。我同事的两同学就是炒股发了财,隔三差五开车来,车里坐着小美眉,喜笑颜开兜风儿玩。该炒房时便炒房,房价直窜心发慌,原来钱够三居室,如今只买一堵墙,只恨没有早出手,三四年来瞎白忙。嗨,不赶流行吃亏呀!流行有流行的理由,跟风有跟风的道理。-
  赵功强先生谈到:“按照存在即是合理的逻辑,流行的东西自然有其合理性。但是,当流行成为一种无形而强大的力量,让一部分人难以按照自身需求做出选择时,它已无意中成为一种温柔的暴力。-
  流行的存在我认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已进入流行圈的人,另一类是流行圈外的人。前一类人中,不排除有人真的需求并很享受流行,他们是流行的引领着,但此类人非常有限。圈子里的人绝大多数人都是被流行这只无形的手牵着鼻子走进去的。流行以带人跟上时代步伐的名义,巧妙的利用人类害怕被排斥并习惯于在圈子里获得安全感和认同感的天性,让流行成为可能。另一类游离于流行圈外的人,同样深受其害,他们要承担流行带来的后遗症,那就是对传统的消解甚至毁灭而造成的种种侵犯和剥夺。当然,这是以柔和而委婉的方式进行的。-
  流行是一种软暴力。它跟电视广告、感冒、被动吸烟、野蛮女友使性子等等一样,让人受不了,却又无法躲避和反抗。”-
  可见,赶流行不是一种病态,但也不是一种常态,应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一种现象。在历次时尚与流行中(等反动行为除外)应该讲思想敏锐者、勇于接受者、敢于实践者、大胆参于者、积极跟风者、趁火打劫者,多是获利者,大有成功者,(当然先隐藏套牢者、忽视割肉者、忘掉跳楼者)。-
  赶流行,因为流行带给人们一种信号,一种机会,一种认同,一种成就,一种自信,一种安全,一种满足,一种希望,但不是一种结果。-
  刚读到文章开头朱德庸的那句话,觉得很有同感,但细想起来,远不是那么简单呦!难道他说的与我讲的不是一码子事吗?你说呢?-

0
           
0
           



注:该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到你的利益,请告之,我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网友评论--闲话“流行与时尚”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 姓名:
  • 内容:
  •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