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生活】那些花儿

作者:拾花女人 顶:22 踩:0 阅读:431 发表时间:2011/7/12 0:56:58
岁月,或许会吹走一些琐碎的沙砾,却永远蚀不去那些花儿开放的痕迹。
  【一】
  品一杯香茗,里面究竟藏了多少渴望,可以让思念越长越长?相守一生的契约太短吗?思念是一首长短不齐的诗句,总是在参差不齐的吟诵中时抑时扬。
  沿着记忆的小河逆流而上,用一路的风景筑巢,无风尘累人之苦,有日月耀华其中,那是灵魂期望的安居。咀嚼月光开满的夜色,不忍吃茶,我看见幸福端坐在杯底,蓄满了眼泪。
  也许有些生动的情节,有如爆竹献给春天的交响,让人心神陶然,然而,我却常常质疑,爱情会成为一件古董,被人收藏。很多时候,爱是极度自私的,它可以在白天沉默,却经常在子夜叩响幽梦。
  日子规规矩矩地画着圆圈,在冬天将种子捂进雪被,数着温暖的归期,等待春天在枝头堆满花朵,再以绚烂的姿势叠进泥土,在小草的记忆里铺满云锦,然后便有满树满树的绿,裹挟着一个浪漫热烈的夏日,在林木深处度过一段沉默的时光,最后在秋的衣襟缀满繁华,无比骄傲地唱响金色的蝉梦,这便又是一个年了。
  花开花落,年如故友,总是秩序如旧地相遇,而唯独爱情是岁月的宠物,躲在年轮里,经常变幻着面孔,如茗烟袅娜的思绪,若隐若现,若即若离,让人猜谜般地捉摸不透。
  屋檐上,两只鸟如一对老伴儿,偎在我的茗香里,念叨他们如花儿的往事……
  
  【二】
  月光在竹林溪畔徘徊。那些花儿静静地开着。
  那竹林茂密地青着,那叶子婆娑地摇着,她们仿佛知道我的心思,和着数着流水的节拍,缠绵反复地吟唱。
  想你来时的脚步,是否沾满了草露的清香。其实,你来不来都一样,你种下的郁金香还在,每一朵花蕊都是你的问候,你的目光;每一滴花露都是你的心语,你的牵肠。
  时间是个小伙伴,总在身边蹦来跳去,不在刹那间闪过,就在永恒里逗留,而它们无论如何俏皮,却总走不出思念的周长。
  看月亮挂上树梢,溪畔弥散着竹林的清香,此刻,如果你在,或许会鞠一捧月光,深深地揉我;或许你会用佯怒的诗句,轻轻地捶我,而我心上开满的却都是桂花的清香。
  你的目光是星星串成的铃铛,挂在我窗前,陪我歌唱。它唱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而我唱举头望明月,低首数铃铛。它便叮叮当当地笑我,嗔我是顽皮的丫头。我说,我不是丫头,我是那花儿,碎落在地上的。
  月亮笑了,竹林也笑了,小溪也笑了。我懵懂:它们笑什么……
  
  【三】
  既然上帝安排,你我在春天相会,情感便如一片葱郁的竹林,大自然所有的生命,都是永不休止的音符,在它的枝叶上苏醒,此时,爱情复活的节拍,比任何时候都要轻快。
  虽然黑夜有时会偷偷哭泣,星星也会忧郁地藏在云里,而我们不须担心。清晨醒来,山风依然会叩响窗棂,送来露竹青青的问候。
  爱人,我们不要拒绝打开门窗,曙晓灿烂的光芒是如此清亮,它张开金黄色的手掌,抚摸田野把远山织成翠屏,那小鸟婉转的歌喉,是我们的爱情在鸣唱。
  爱情是上帝赐予我们的天使,请不要给她忧伤。既然她把生命交给我们,我们就在这青山碧水间,筑一所石屋,在绿林绕云处,将永恒深藏。
  被纯净和清新拥着,我们将所有的喜乐,一并藏进清幽的箫管,让肌肤触摸大地的身躯,用心肺呼吸馥郁的气息,此时,天地交融,万籁聚齐,还有什么比这更快乐,你是我的,我亦是你的!
  
  【四】
  其实,你来了就好,不须许诺,爱情会以守望的姿势,站成永恒。你知道,我只是一个幽静的灵魂,蜗居竹林一隅,任春来秋去,大河向东。
  红尘是一张玄幻的网,而我却双耳失聪,听不到赞美的掌声;我双目失明,看不到炫耀的光明;声带嘶哑,发不出动听的歌声;嗅觉迟钝,辨不出盘飧的味道;两腿打颤,走不出虚掩的门扉。
  我的门虽不大,开关也只是瞬间,却可以任日月轻松造访,或带来一抹朝霞,或携去一粒星辰。你也完全可以自由出入,我只宁心独坐,感知你的善良
  我的寓所很美,清晨,竹林倚着清风摇曳,清泉和着鸟儿啼鸣;傍晚,那些汲水的少女,眼睛是那么明亮,如一泓碧水,随意一个顾盼,便会流出叮当的歌声。而那些小伙子的笛声,显然很调皮,它们会偷偷撩开一帘心事,让拘谨的长发轻轻飘起。蜂来,留一些绵绵的耳语;蝶去,烙一长串甜甜的唇痕,这些都不必多情,它们都是一些花草,在春来秋去里随风。
  经过竹林的人,也许会喜欢一朵狗尾花,爱上一株断肠草,也许会不屑一顾,甚至连根拔掉。这些与我无关,我只独享幽静,用灵魂感知那些纯净透明的事物,比如雨露、花朵和阳光的歌声。
  月光是不说话的天使,会将竹林的心思悄悄收藏……
  
  【五】
  小院掩柴扉,绿竹映草堂。窗前幽兰如梦,吊一帘素淡,陪我。
  那风可是无聊,缘何频频撩起花的心事?明月如玉,皎皎出谷,匍匐于竹影兰痕,如长夜清韵慢吟,徐徐疾疾,若即若离。那花神定是闲了,或是嫌这庭院冷清,硬在花月深处,植一双玉蝶,并许它们翩翩并肩,抵达黑暗深处。
  子夜时,忽闻笛音曼妙,合着铃铛的清越,自竹怀兰蕊生起,如天籁幽吟,似在梳理清婉的旧曲,抑或透洗迟钝的鼻息。这般宁静的况味,一切如新雨洗了,岂是污淖可以羞辱!
  竹韵风生,兰香月凝,此时,若有梦如约,当与贵人执手,穿绿竹小径,寻兰亭佳句,并织素魂如月,囚在兰心,挂在竹眉,淡淡开放,生生相依。
  凌晨时分,明月淡了,绿竹暗了,清香散了。想自古风流无数,多少千秋盛事,最终躲不过一抔黄土,而唯独这竹韵兰芳,摇曳着尘世沧桑,岁复一岁地让那雍容花姿、妩媚花容羞煞老去。
  依幽而卧,我在寻思夷齐独清孤竹、屈子喜结霜兰的理由……
  
  【六】
  日月经行,天地无边,人生太多的诗意,需要用执著去解除它的一切枉然,就如一道闪电,需要用理解去宽恕它的愤怒;一团火焰,需要用冷静平息它的灼热。
  不要埋怨一把锈锁将真诚锁进虚伪,一扇门窗将磊落关进黑暗,如果用信任作最初的还原,谁说一把雨伞不可以抵挡风寒,一叶小舟不可以搏向温暖的彼岸?
  一阙新词,用平仄可以谱写和谐的韵律;一把古琴,用心音可以调制出动人的和弦;一坛陈醋,用经年的耐心可以发酵醉人的郁香;而一杯烈酒,如果没有海样的胸怀怎能容忍它辛辣断肠?
  一块顽石,用刚毅打磨,它也会变得柔顺平静;一件古董,用久远珍藏,它便有了贵重的分量;一对凤凰,用烈火焚烧,可以让它们走向复活;而一个灵魂,凭什么来铸造出伟大的生命?
  如果人生是一只苍老的骆驼,无力走出大漠荒沙,我会举着一把刀放出没有凝固的血液,给它它前行路上的一滴水,哪怕站在寂寞里,被风干成一束直立的花朵……

22
           
0
           



注:该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到你的利益,请告之,我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网友评论--那些花儿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 姓名:
  • 内容:
  • 验证: